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3|回复: 2

[罗熳人物及评论作] 骨干陈荣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2 16: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里有个叔叔,是“工作”的,他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我们以他为神人。听说还是当时全县高考状元,本来居第二,由于第一名的作弊,于是他傲居第一,跟他同班的姑姑,却没上高校。
爸爸指说叔叔胆子小,当年没报航海,要是报了,目前早就发大财了。如今只当个中学教师,大概叔叔只是个谨小慎微的实干汉,不像个能超凡的料,他肯定不会做超凡的梦想的事,他只求实干,开个玩笑地说叔叔肯定不会是一个会想到吃喝嫖赌的事,很显然也不是说我爸爸会是一个想“吃喝嫖赌的人”,爸爸只是希望快步地发展生活,家声更高扬而已。
姐姐、哥哥、表弟都去他所在的单位就学了。我没有。我只是利用叔叔的工作之便,在临近中考时赚来了一个入团通行证。在东宅中学读书的我,在园庄中学入了团。
我不知道我在东宅中学为何没有入团。大概当年入团是件很严肃的事情,需要查家庭出身。估计是我祖辈出了什么政治问题吧?所以我没得以在东宅中学入团。那园庄中学就可以随意给我入团吗?
上初二的时候,我收到一家之秀洁净的叔叔面临离婚的消息,上初中单纯的我犹如天塌,男女之事在幼小的心灵里不该那般残酷,我眼泪掉下来。记得,小学四年级时,叔叔与前婶子结婚,婶子一到家就随着录音机里播放的音乐翩翩在家里起舞,我惊吓了这如电视里的演员,她坐落到我陈家。
叔叔,你如竹优秀,你如烈火一般为生命的多一分精彩而踏实努力,你为人谨小慎微,思维周密,是个不随意的人,你在慈爱仁厚吃斋念佛的家庭里长大,你有一个温暖忠厚实诚的家庭,上有祥父慈母和父严母直父仁母,智慧齐全,友爱乡里,行施义为于村里。我想不出耳朵里闻说你的不是是否属实,反正我们同一根筋脉出来的,我们都是如莲的后代,品行高洁。我能明白我的叔叔是干净的,不可能做出违背社会道德之事。读初二的我写了封信,批评质问了叔叔,是什么回事,我完全无法想象叔叔会是欺负一个女生的罪人。
大概是我良好的品质,小小年纪十三四岁就如同**员那样优异于“干事业”?于是次年园庄团委通过了我的入团申请吧?
事隔近三十年的今天,一直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我猜想,我叔叔与前婶子两人性格不合,一个大手大脚,一个谨小慎微;一个豪放热于做事,一个不喜欢沾沾惹惹;结果家庭吵吵闹闹的。叔叔喜欢面子,不喜欢在人前人后被损,而前婶子,会没头没脸地在人前把家庭里发生的事,远扬于身边的世界,不给叔叔好下台。在园庄工作,如同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陈家的高头大马,成了园庄的小媳妇戏耍,很没脸面。
叔叔英俊而且课教得也特好,是单位的团支部书记,他没有招惹过学生,先前好几家“送上门”的“高大上”恋人都没谈成,不是叔叔找不到恋人,而是叔叔挑选很认真,他二十七岁才与前婶子成家。大概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是前婶子具有较他人高的资格吧,所以入进陈家。
婚后,才发现性格合不来是不能马虎的,受不了这样那样的刁难。大概是谁为叔叔想了个好办法,制造一个假绯闻,酝酿醋坛,终于离婚。叔叔如脱链的“狗”,全身清爽。
前婶子凭着自己家庭的富有,傲慢地不要叔叔一分培养费用,独揽了育儿的重任。
叔叔不是不要孩子的毒心肠男子,他只是一个清高的男子,无法忍受那文化骂街的女人。所以,他不希望像个小娘子一样,为了去探看孩子,被前婶子无端戏猴于人前。那丢人的模样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此致
敬礼
献给为我开团员通行证的叔叔,以报党恩。
                                        陈双莲敬上
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2: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骨干陈荣平片段
题记:
前不久,与叔叔在网络文学论坛之上偶遇,与他开了几句玩笑,我发现他对我有所误见,或者将我当成别人,本来他知道“罗熳”是他的侄女,并且在县往省推举作家时,他还帮忙过,介绍当地文联主席作为我的推荐人。近一年来,他听说有假冒的“罗熳”,不是他侄女,可能是多人的合作体。
他知道侄女会写文章,教育类的和生活身边类的他比较确信,至于旅游类、采访类、人物专访,社会大事件,他估计还有点犯傻。耳闻轰动的人物——罗熳,一个写人物评论的高手,出版过五本书,每一本作为作家其叔,自然都有,《阳光大道》,《杯子里的光辉》,两本书中有专论性立体人物评论文章好些篇,还有其它二本书《平常的人》《富有的人》有好多处涉及对人物形象的点或面的刻画。勤劳给人印象良好的我在原来的小说和教育散文、诗歌写作基础之后,在作家圈、社会圈里越走越宽,教学工作除外,周末和寒暑假给我带来了新的写作空间和时间。
天下真是无奇不有,特别是网络这个用文字交流的窗口,给人们展开了一面新的沟通方式,让人们的交流扑朔迷离似是而非之外,还可以将从前可能存在的心里的疙瘩清除得一干二净,清新了平时似乎模糊的视野。
从前,他对我是不够自信的,面对别人审核我的人品面前他有点担忧,甚至连我说话他都不放心,唯恐我出差错,因为我闹过离婚,谈过恋爱。他的眼里我完全是一个他一点也不熟悉的人,为了展示我高贵品质,智慧算行,能力还好,上得了大堂,做人得体,为人不随意,是受人尊重的一个后生,此时年纪也是中年了,是社会的顶梁柱,我对他说道:你过于为他人担忧,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聪明,高考成绩全县第一名,五音俱全,文武双全,拉起二胡弹起钢琴,唱起美丽的歌谣,演讲出自己的铿锵,迈出自己羽毛球冠军的步伐,打起篮球,下起象棋,都是呱呱哇哇地叫你不相信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不相信也有一个不多话语的人从你身边冲出,从你身边冲出一个也会玩三把斧的程咬金。劝你一句:松开你过于担忧的眼睛,你会发现身边存在着小小手很美。问好
与叔同生活在一个县里,我成长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出门在外的上班族,就这样他仿佛是家庭里的“客人”,和半主人。一年估计也不过匆匆见一两回面,每一次谈话不多于十句。通过他的几个表情和动作,我对他做了恰如其分的评价之后,他发觉我应该具有比较准确不会让人笑话的评写能力,中肯,而且把他的人品把握有度,不夸张也不轻易偏离,信服度比较强。此时他让我按组织的名义给他一个未盖棺前的定论。
网络文学论坛上的几个评价是这样的:
1.在一次他对我品质的争论战场上是这样的,我对论坛上的一首诗歌很不看中,而他却出于什么原因似乎赞赏,我问他:“怎么眼光?是不要脸啊!”他却觉得我没脸,回我一句:“你能看到脸,出我意外!”
我并不想跟叔叔为他印象中的人争辩,就这个话题无休止争给人看,我做了个转弯:是的,我能看到你不是近视眼。你为人品性端正,不轻易与人握手。却跟我握过手。让我代表组织向您致于亲切问候。
2.为人风趣幽默的我,也是喜欢开玩笑的,比如说,我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当然与你有关,那是对你品质的肯定。诚实。是位**员,勇于承认错误。看不清人做错了判断,接着纠正自己的不自觉而自觉、不自然而自然的意识,终于道出了看不清这个最清楚的论断。问尊敬的老师,早上好!
3.“不轻易与人握手,不是你自卑,这主要是你为人的清高和高贵。体现你不是个随便的人,用智慧的眼睛仔细分辨身边的事物。不是社会上主打交际类人物。你活在一个相对理想和干净的世界里。为人有些低调和过于小心而已。
4.我开玩笑说,你估计还喂过我吃饭,他感到这时的我估计是一位男性对他的污辱,他说:是吗?我的双手不干点好事?”我继续玩笑着说:“您怎么这样理解呢?您估计还背过抱过我呢。这样的手就不干净吗?他说:“我应该干点干净的事。”我继续笑着说道:“你觉得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抱、背个婴儿(非亲生的)不干净对吗?”他的答话居然是:“这个少年不讲卫生。”我笑着再问:“那你的意思是你家不卫生?”
我说得是我刚出生不久时,大约婴儿和幼儿的时候,作为叔叔的他估计喂过,背过抱过我。他的脑子居然却是那成年人的话题。这是网络和真实的差距啊。我想干净的叔叔在网络的歪风影响下晕眩中。他辨不出我是谁。
或许是叔叔故意跟我耍嘴,开玩笑,而我当成另一面较真着。
5.有一次他分辨不出我是谁的时候,我跟他开玩笑:亲爱的老师傅,您今年高寿,宽体安否?是小头儿子呢,还是大头爸爸,是国军呢,还是共军,我左瞧右看,总觉得您是位共军。
    “您给俺开了个介绍信,说得是俺先进的少先队员,接着告诉我我是一名优秀的**员,身能武来,文能擒兽,凶能除恶 ,善能扶人。
    “先生,您姓耳东陈,您喜欢做光荣的事情,您是生活的排头兵,您是五音俱全,身把雄关,练就一身铁武艺的健身壮体男。
    “您长得八尺高,体宽六尺,是当朝宰相爷,我等俯首称臣,拜首称父,弓身称妻。
亲爱的小娘子,您何时出笼,下嫁老夫可否?
下边,我作为一名十九年党龄的中国**员,和省级申请入国家级的优秀作家诗人,从我入团开始为叔叔写一段以组织的名誉下他“未盖棺前的定论”。
2017年11月3日星期五修改于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正文:
家里有个叔叔,是“工作”的,他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我们以他为神人。听说还是当时全县高考状元,本来居第二,由于第一名的作弊,于是他傲居第一,跟他同班的四姑,却没上高校。
爸爸指说叔叔胆子小,当年没报航海,要是报了,目前早就发大财了。如今只当个中学教师,大概叔叔只是个谨小慎微的实干汉,不像个能超凡的料,他肯定不会做超凡的梦想的事,他只求实干,开个玩笑地说叔叔肯定不会是一个会想到吃喝嫖赌的事,很显然也不是说我爸爸会是一个想“吃喝嫖赌的人”,爸爸只是希望快步地发展生活,家声更高扬而已。
姐姐、哥哥、表弟都去他所在的单位就学了。我没有。我只是利用叔叔的工作之便,在临近中考时赚来了一个入团通行证。在东宅中学读书的我,在园庄中学入了团。
我不知道我在东宅中学为何没有入团。大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入团是件很严肃的事情,需要查家庭出身。估计是我祖辈出了什么政治问题吧?所以我没得以在就读的东宅中学入团。那园庄中学就可以随意给我入团吗?
上初二的时候,我收到一家之秀洁净的叔叔面临离婚的消息,上初中单纯的我犹如天塌,男女之事在那纯朴年代幼小的心灵里不该那般残酷,我眼泪掉下来。记得,小学四年级时,叔叔与前婶子结婚,婶子一到家就随着录音机里播放的音乐翩翩在家里起舞,我惊呆于这如电视里的演员,她坐落到我陈家。
得到谣传中叔叔离婚的原因,完全无法想象叔叔会是欺负一个女学生的不合格男教师,写了封信,批评质问了十公里之外的叔叔怎么回事。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叔叔,你如竹优秀,你如烈火一般为生命的多一分精彩而踏实努力,你为人谨小慎微,思维周密,是个不随意的人,你在慈爱仁厚吃斋念佛的家庭里长大,你有一个温暖忠厚实诚的家庭,上有祥父慈母和父严母直父仁母,智慧齐全,友爱乡里,行施义为于村里。我想不出耳朵里闻说你的不是是否属实,反正我们同一根筋脉出来的,我们都是如莲的后代,品行高洁。我能明白我的叔叔是干净的,不可能做出违背社会道德之事……”
大概是我良好的品质,小小年纪十三四岁就如同**员那样优异于“干事业”?于是次年园庄团委通过了我的入团申请吧?
事隔近三十年的今天,一直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于叔叔前家庭问题与谣言的关系。
记得叔叔英俊而且课教得也特好,是单位的团支部书记,他没有招惹过学生,先前好几家“送上门”的“高大上”恋人都没谈成,不是叔叔找不到恋人,而是叔叔挑选很认真,他二十七岁才与前婶子成家。大概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是前婶子具有较他人高的资格吧,所以入进陈家。很显然,前婶子娘家也不是吃素的,如果品质差的话,无法入选他工作所在地有势的人家为女婿,而且园庄有个地带的人办事特别谨慎,他们喜欢抓“消息”,所以我叔叔的品质自然是铿锵的。另外,我家不是一户强横人家,不可能强娶当地名户。
婚后发现一个大手大脚,一个谨小慎微;一个豪放热于做事,一个……;结果家庭吵吵闹闹的。前婶子诉苦:“谁知有那么一天起,我忽感世界面目全非。帮人做事,被讥笑为傻子;以夏天般的热情投入工作,却被视为‘好出风头’;以泪洗脸,遍尝人间辛酸味。”前婶宣扬自己家庭不合出现的矛盾问题于她身边的亲友,这让本来只是家庭内部的互相切磋的方式,跑到外头去了,让叔叔很不好下台。本来值得骄傲的叔叔,成了婶子家乡的小媳妇,很没脸面。真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性格难以磨合的家庭真是个头痛的问题。
或许是家庭败迹,让叔叔想到了曾经恋爱过的恋人,一个个子不高矮小黑脸的温柔女子——被人当成是学生模样?他们约会,或者在哪边刚好碰面,或者是从前的事件被前婶子或者周边的人们乱指说炒作起来?想起本来就不和睦的家庭,于是前婶子坚决闹离婚,叔叔考虑到孩子的问题不忍心离,而她却凭着自己家庭的富有,傲慢和坚决的态度达到独揽育儿的重任也非要与叔叔离婚不可。我在想着,难缠痛苦的婚姻得以解脱,双方是否如脱链的“狗”,全身清爽?
与我大堂弟相隔是叔叔久违的心痛,记得男子汉的他曾经对亲人说:“每当听到哪边传出孩子的哭声到他耳里,他头痛得揪心,全身失去战斗力。头痛得眩晕。”叔叔不是一个爱打“嘴花”——欺诈的男子,他是实在的,正如文学论坛之上我对他的评价那样,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的话,我们任何一个亲人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孩子是家长的心肝,与孩子相隔,是任何一个家长的心痛。离婚十多年与孩子分隔,导致他因受孩子哭声的刺激病倒。
叔叔不是不要孩子的毒心肠男子,他只是一个清高的男子。家庭不和造成离婚凶闹的隔阂家庭,看望孩子确实是件不好处理的问题。其实,离婚了,双方应当平和对待对方才是。没有必要再将过往掀起。而孩子则是共同的,需要父母双方的温暖与苛护,才能骄傲地成长,幸福地成长,探望或陪带必须得到允许。他们没有处理好这种关系。
其实前婶子在我的印象中还是蛮好的。她大气,亲和,在嫂娌、婆媳之间相处不错,与亲友相处甚睦,疼爱我这其夫之侄女,与长大的我为友。不过夫妇的事情,我们外人真的不知情。
去年,有一张与我的合影里,作为都有孩子的两位母亲,我发现一张慈母的脸庞是她,而不是我,我本认为自己绝对是位慈母,为何脸上的慈爱少过她?仔细端详着我的表情表现出的是嘻哈调皮幽默而祥和的母亲气质。平时印象里,她有些急性子严厉音调,想不到却是如此慈爱。平时以为她个别时候有些不近人情,在人前大发脾气。
去年某个下午,我利用两个多钟头的时间陪她,观看采访这位老熟人,老朋友她在给一些十岁左右的孩子培训拉丁舞,感受其超脱非凡而踏实的脚印有目共睹。那专业、认真,片片辛苦换来无数个孩子和家长们的欢声笑语。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在她的精心雕塑下,形成了!她问我:“双莲啊,你看了我上的课之后,是否也蠢蠢欲动于来学习了呢?”这位喜欢炫耀自己的婶子老师,风度翩翩,我为这样有趣,自信的她暗自喝彩,不过我答道:“我好害怕呀,学动作是我最怕的事,看到那么的高难度,我真担心那些学生会坚持不下去!”
事实上,那些孩子比我刻苦耐劳多了!我佩服极了,更佩服她毫不马虎的教学精神,同时一次次高强度的教学负担,使她已经成为同行们不可超越的高度!看到孩子们,除了表演初步的基本功外,还在她的带领下表演一曲《无心伤害》,五分钟左右,我想这曲《无心伤害》表达的是她高强度的训练,属于无心伤害,只是培养学生成才的一种教学模式。孩子们整齐的步伐,标准干炼的一步到位的“拉丁舞”,非民族舞的柔,让我为前婶子跨行好学,积极上进的精神感叹。我为此刻的她身上焕发出毫不示弱的精神,闯过低糜的人生阶段而兴奋喝彩!
此致
敬礼
                                        陈双莲敬上
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