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04|回复: 0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6 12: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二原创 2016-07-30 方晓 [url=]海青歌[/url]
【编者说】
记得初次接触莆仙戏是2014年元宵,在泉州梨园剧院小剧场,王少媛老师受邀冒雨长途赶来,为我们一群戏迷示范了《李叶娘》织布科介,当时在座者无不啧啧称奇,至今记忆犹新。此次请方晓老师通过文字,我辅之图片,对莆仙戏略作介绍。虽则水平有限,但希望借此方式,带诸君逐一领略莆仙戏折子戏的独特风貌。莆仙戏有多珍贵它就有多濒危!通过三场折子戏展演,在惊艳于莆仙戏科介、音乐、剧目的同时,也不难发现莆仙戏已经丢失了许多恐怕是“不可再生”的剧种资源。如在我这个外行看来,莆仙戏表演使用水袖实在令人遗憾和不解。

戏,守在人,传在人,兴在人,毁也在人!唯愿互不辜负!

期盼诸君读后转发,让更多人知道莆仙戏,“看到”莆仙戏。

【说戏
方晓   莆田市艺术学校  教师

【莆仙戏】
莆仙戏,旧称兴化戏。其形态古老、剧目丰富、表演独特,是中国古典戏曲的重要遗产, 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2006年莆仙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莆仙戏现存剧目5000多个;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锣鼓经近300套。音乐的主要伴奏形式继承了宋代教坊做场“锣、鼓、吹”的演奏传统。科介表演以傀儡介为基础, 行当则基本继承南戏的体制,有生、旦、贴生、贴旦、靓妆(净)、末、丑,称“七子班”,其中“靓妆”行当乃保留宋代杂剧的称谓。



《彦明嫂出路》  
福建省莆仙戏剧院
传承人:第一代—陈金标(男旦,艺名贴旦标)
本次演出以1978年陈金标表演录像为依据而传承
王少媛--彦明嫂



【剧目背景】
折子戏《彦明嫂出路》出自莆仙戏传统剧目《李彦贵》(其他剧种称《卖水记》),描写李彦贵被诬害监禁,彦明嫂上京求助,行路的一段情节。本折戏是莆仙戏青衣行当表演的硬功戏,其间表现莆仙戏青衣行当科介极其丰富,特别是莆仙戏绝活“扫地裙”,因此“出路”堪称莆仙戏青衣行当表演的集大成。1979年末,文化部在莆田录制了莆仙戏著名男旦老艺人陈金标(时年63岁)表演的“出路”一折。陈金标(1917—1982),人称贴旦标,但实际上他成就最大的是莆仙戏正旦表演艺术。陈金标落棚学艺即师从清末老艺人黄训,黄训善演“三嫂”(彦明嫂、伯喈嫂、买臣嫂)、“三娘”(大娘、三娘、叶李娘),因此他完整继承了莆仙戏青衣行当表演唱做并重的传统特点。



【表演特色】
折子戏《彦明嫂出路》中彦明嫂持伞满怀忧愁唱【淘金令】曲牌出场,通过粗蹀、伡肩、三点心、细蹀、攒肩、四步寄、目连超昇等一系列细腻的表演,表现跋涉行路的状态,表达对小叔彦贵身陷囹圄的哀戚以及孤身远行的害怕与无奈。


路途遥远,彦明嫂身心俱疲,此时金莲难忍酸疼,因此借着摸头提鞋、抚摸双膝作稍歇,以整理再出发。紧接着右手提起腰带走细蹀、垫步,而后转身云步回看,表现涉水过溪的情境。眼望前路茫茫,又做前四后五、拼手、伡肩云步、客板踏、碎踏步等表演来表现行路之艰难。继而以双拆手指骂埋怨丈夫赴考杳无音讯,想到去世的婆婆不禁又泣泪涟涟,心中不知何时能到达京都。然而不管多么艰难,依旧还是要努力前行,因此以持伞做放肩月娘湾、并以伞搭肩继续前行。


提  鞋


日近黄昏,鸟宿山林,彦明嫂心中更加焦虑,唯有找到自己的丈夫,才能守得云开见天明。恰在此时,彦明嫂望见前方有开道执事喧哗,分明有官轿路过,不禁内心大喜,急欲赶上前去拦路告状。彦明嫂以摇步行至舞台左侧,而后持伞捏姜芽手,粗蹀由慢及快,即开始“扫地裙”表演:长裙拖地,粗蹀行走,脚踢长裙不露鞋尖,正反各圆场十八圈,主要展现女性婀娜身姿,表现了焦急赶路的状态。而垂地裙裾随着不断地蹀步踢起而完全撒开,裙底宛若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粗蹀要求脚尖翘起,脚跟着地,大腿夹紧,腰部用劲,脚步均匀而轻盈,上身始终维持镇定不摇晃。正走圆场后,以颠步蹲坐而止,表现追赶喘息苦累,但又不敢懈怠只得继续坚持,于是又开始反走圆场,最后以摇步、转身抛伞、披肩而下。彦明嫂在夕阳之下倩影淡去,因她即将追上官轿昭雪平冤,故而为观众留下的是美好与满足。莆仙戏旦角表演技巧生动地表现了人物内心的忧虑焦急,成功刻画了彦明嫂娴静的气质与坚忍的性格,不急躁不慌乱,古典而朴素。


持伞捏姜芽手,粗蹀由慢及快,即开始“扫地裙”表演

上两图,大约可以目测出“细蹀”步之细

《大且喜》
福建省莆仙戏剧院
传承人:第一代—吴钱铿(男旦)  
第二代—黄美云(现年71岁)
黄艳艳--刘月娥  黄莹--相府梅香
姚清花--京城梅香  肖向阳--轿夫甲  吴清鸿--轿夫乙



【剧目背景】
传统折子戏《大且喜》源自传统剧目《吕蒙正》,由最后一折《奉旨辞窑》演化而来,亦名《宫花捷报》。《大且喜》之“且喜”,有“恭喜”之意,兼有转喜的义涵。戏中主要表现刘月娥安贫乐道,终于苦尽甘来,因其有否极泰来之吉利,因此深受莆仙士人族群所喜爱。在古代科举时,但凡童生入泮、中举,必要加演该戏。即使科举废止之后,莆仙人仍循旧例,作庆喜之仪式剧。本折戏写吕蒙正高中状元,遣婢奴前去接其妻刘月娥入京上任,刘氏为表惜别之情,题诗壁上,与寒窑泣别,由众人簇拥上轿,打道京都而去。


【表演特色】
折子戏《大且喜》中刘月娥为青衣行当,属莆仙戏正旦。刘月娥着白裙配白绫袄,外穿素色背身,以细蹀、伡肩、放肩、前四后五等莆仙戏正旦科介表演出场,以表现女性角色的娴静端庄。刘月娥唱【锦庭芳】曲牌,多达24句,以四胡与笛管(筚篥)为主音伴奏烘托,曲调悠扬婉转,表达了刘月娥对吕蒙正前程自信从容的心理状态。相府梅香唱【赚】曲牌出场则通过粗蹀、插腰攒肩、放肩月娘湾等表演来体现丫鬟行至窑洞口的情形。梅香进窑后夸月娥满面风光,并报吕官人得中状元之喜。刘月娥不以为意,满面自信与自豪,斥梅香当年讥笑“冒雨寒鸡时运难通”,梅香赧颜,并大赞小姐“凤目鸾睛”,下跪乞望宽恕,刘月娥面对夸奖则显得沉静大度。


此时,俩轿夫捧凤冠霞帔出场,京城梅香在后手持宫花唱【赏宫花】曲牌,以摇步、放肩月娘湾来表现一路行进。轿夫以“老鼠缘牛角—无路”的冷幽默语言来表示行至路的尽头,京城梅香的指责态度则表明了两者互相调笑的戏剧关系。窑门外鼓乐喧哗,相府梅香出窑探看,京城梅香误拜相府梅香,两人对话再引喜剧效果。刘月娥蹲身碎步出窑,众人磕头。俩轿夫以不同称谓叩头、京城梅香不与轿夫同时叩头而是“单另叩头”以及京城梅香唱“一朵宫花献夫人”,俩轿夫清唱并重复该句,都是为了达到轻松欢乐的喜剧效果。京城梅香禀告吕状元爷搬取夫人上任,刘月娥接过宫花,无限欣喜。刘月娥穿上珠冠霞帔,满面娇羞,继而入窑辞窑,俩梅香随后入窑。初次进窑的京城梅香因弯身不足,被窑洞沿所撞,不禁恼然。刘月娥窑内巡视,不禁感慨,产生惜别之情,欲题诗壁上。相府梅香去取文房四宝,京城梅香扫壁被灰尘迷眼,侧面表现寒窑之简陋。刘月娥唱【诗】曲牌表达虽已富贵,但依旧感念破窑的情感。


梅香抬椅摆至台中,俩轿夫抬虚轿上,将椅作轿。梅香请夫人上轿,前面的轿夫压轿杠,后面的轿夫抬轿杠,左边梅香掀轿帘,右边梅香扶月娥上轿。月娥迈过轿杠,伡肩退步,望轿门而后踏两步入轿虚坐。准备起轿前,大家整装提鞋,俩梅香从旁扶轿,俩轿夫抬虚轿,前面的轿夫双手举肩旁(表示抬轿杠),踏左即抬左,踏右即抬右,腰、肩同时用劲;后面的轿夫左手弯臂举肩旁,右手前伸、手心向下(表示左肩扛轿,右手把握轿杠),配合前面步伐节奏,肩用劲头微俯。月娥虚坐轿椅上唱【水底鱼儿】曲牌,此时椅子并不动,以轿夫的左右行动代表轿子的行进,同时也表现羊肠路窄,而月娥则跟着轿夫的表演节奏左右挪动与摆动,从旁的俩梅香扶轿左右踏行。一路上,俩轿夫与梅香调笑,后俩梅香又互相争轿,刘月娥偏袒京城梅香斥相府梅香逢迎。轿夫表现上坡下岭情境,待行至大路,俩梅香搬起椅子,刘月娥站起继续跟着轿子节奏慢行,众人续唱【水底鱼儿】曲牌,唱词主要表现前簇后拥、观者称颂的荣耀,刘月娥满面喜气,显得雍容娴雅,在轿夫号声中消失在路的尽头……

本折戏的核心并不在辞窑,而是通过对刘月娥的人物刻画以及梅香与轿夫的插科打诨来表现“大且喜”之喜!生活况境的逆转给人带来欣喜,但却没有大喜过望、乐不可支,唯有自信从容。本折戏不仅侧面反映了古代莆仙地区科举的兴盛,更是莆仙人尚儒、勤苦、达观的人文性格特征的集中体现。



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