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2|回复: 0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6 12: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三原创 2016-08-03 方晓 [url=]海青歌[/url]
【编者说】
此篇要介绍的两出折子戏,故事均是耳熟能详,也为不少剧种所搬演,但莆仙戏通过独特的剧本编排和表演手段,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风格。什么样的戏需要继承?正如傅谨老师在本次展演的专家座谈会上所说,是那些“地地道道的原汁原味的折子戏”,是那些“你不继承别人就演不了的戏”,“如果有可能,我觉得还是应该找(年代)早一些的戏。”(福建日报,8月1日《给全国地方戏的发展开了好头》)任何一个剧种的传统和特色都在那些经典的折子戏中,这早已是明确的普遍共识。可惜,在继承过程中,要么因为老艺人的离去,要么因为主观的扬弃和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已经遗失了大量的传统折子戏。如此次演出的《彦明嫂出路》、《叶李娘造本》就都是根据老艺人录像模仿传承的。可见,再不抓紧继承和抢救,恐怕演员迷失表演之本,观众难窥戏曲之门。

【莆仙戏】
莆仙戏,旧称兴化戏。其形态古老、剧目丰富、表演独特,是中国古典戏曲的重要遗产, 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2006年莆仙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莆仙戏现存剧目5000多个;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锣鼓经近300套。音乐的主要伴奏形式继承了宋代教坊做场“锣、鼓、吹”的演奏传统。科介表演以傀儡介为基础, 行当则基本继承南戏的体制,有生、旦、贴生、贴旦、靓妆(净)、末、丑,称“七子班”,其中“靓妆”行当乃保留宋代杂剧的称谓。

【科介】
莆仙戏科介丰富,仅下文中提及的就有:蹀步放肩、翻身二甲看、乌云盖顶、伡肩、攒肩等。且莆田、仙游两地对同一科介的称呼存在不同,如莆田称“月娘湾”,仙游称“滚身裙”;莆田称“目连超昇”,仙游称“挑灯芯”;莆田称“香园手”,仙游称“笔手”等等。以下介绍的两折戏,分别由仙游县鲤声剧团和福建省莆仙戏剧院(莆田)演出,故而在科介名称上均遵循莆田、仙游当地的称呼。

【说戏
方晓   莆田市艺术学校  教师




《百花亭》
福建省仙游县鲤声剧团
朱佳娜—百花公主  师承陈秋金
黄永志—陆云  师承周如典      傅丽云—花佑  师承陈秋金



【不称“赠剑”的《百花亭》】
折子戏《百花亭》出自莆仙戏传统剧目《江陆云》,源于明传奇《百花记》,或在清代早期传入莆仙地区。莆仙戏另有一出情节相近的戏名为《百花赠剑》,应是自昆曲移植而来,但该戏同时又有扇舞之表演。《百花赠剑》中百花郡主戴凤冠雉尾,穿披风着戎装,脖缠貂尾,腰配宝剑,发现江陆云后欲以剑刺之,后又以剑相赠。而《百花亭》中百花郡主戴凤冠雉尾,身穿白裙白绫袄,外搭红色背身和绣花云肩,装束典雅大方,充满闺门气质,莆仙戏老艺人一直有百花郡主表演“武装文做”的说法。《百花亭》中百花郡主并无佩剑上场,赠剑只作过场,为故事的收束。因此其名不称“赠剑”而作《百花亭》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莆仙戏有两个不同版本的戏,所以不能以《百花亭》讹作《百花赠剑》。



【艺术特色】
折子戏《百花亭》先由花佑蹀步放肩唱【皂罗袍】曲牌出场,她满怀心事步入百花亭,见月光皎洁,亭内景致怡人,想起与丈夫分隔两地,心中萦怀难解,只得“勉强行前”。进入亭中,忽见有男子,大为惊异。仔细近瞧,形象面容却十分熟悉,原来是酒醉的亲弟,赶紧唤醒询知。此时,江陆云于醉中唱【送花袍】曲牌,花佑则以翻身二甲看四下觑望,表现心中着急,生怕来人。花佑两次三番无法叫醒其弟,反被吐了一身,只好推搡江陆云。江陆云舒醉眼,定睛一瞧,见是女子,颠步吓到一旁,掩袖问是何人?姐弟两人相认,半忧半喜。花佑告之擅入百花亭的厉害关系,江陆云“重复”表示确认与强调,而后大怒(表演需保持文生风度,含蓄克制),“双拆手指骂”厉声指责巴弁。姐弟两人感叹因缘际会,难以由人。此时远处传来声音,两人做翻身二甲看,发现是郡主到来,花佑忙将江陆云藏身于太湖石后。



百花公主蹀步伡肩唱【宽风入松】曲牌出场,拈雉尾、云步翩翩徐行而来。花佑以夜寒露重为由劝其离去,郡主则执意赏景。百花公主用上挑灯芯、下蹲打扇的表演来体现观看上、下景致。继而与花佑对换台位,以乌云盖顶转身,右手拈雉尾、左手捏开扇,蹀步徐行,表示认真细致地欣赏亭内景致。再次与花佑对换台位,忽见月光下太湖石边有人影闪动,忙再看询问。花佑则有意阻挡,心里慌张,嘴上辩解。郡主不信,与花佑执手近看。确认有人躲藏后,百花公主以拍手跺足、双手拈雉尾表示盛怒,入坐后气喘汹汹,面露怒色。花佑无可奈何,只得从太湖石后拉出江陆云。两人十分害怕,情急之下花佑只得将江陆云推倒在地。郡主怒责,江陆云跪地惊慌失措,花佑则在旁辩解。百花公主转身云步,一手叼雉尾一手以雉尾怒指江陆云,江陆云则以青蛙扑表演表现内心惊骇。月光照耀之下,郡主在靠近的一刹那,发现了江陆云的英俊容貌。通过垂手折腰表演,展现郡主欲晕欲瘫、脸红心动,为江陆云颜值打动的情景。


郡主缓缓归座时,与花佑照面,即低首含羞,生怕被花佑察觉到自己的心理变化。归坐后,语气缓和,让花佑询问细情,并开始怜惜江陆云。原先伏地不敢乱动的江陆云这才缓缓起身,但依旧害怕,目不斜视,认真解释,花佑亦从旁乘机帮助。这时郡主要求众女婢退下,要独自审问。花佑欲留下伺候,郡主娇嗔地说不用,花佑已明白其心意,临走时示意江陆云安心对答。花佑一走,郡主便迫不及待地看花佑是否真的走远,然后心疼地让“海生”起身,走近细问。江陆云起身揉膝,规矩对答,“调戏”由此开始。


郡主唱【泣颜回】曲牌至“本该斩首受典刑”的“斩”字时一顿,江陆云吓得直摸脖颈,郡主见状不由觉得“海生”可爱好笑。她渐渐靠近,唱至“暂赦了你”的“你”时,以扇轻敲“海生”手臂,江陆云再次受到惊吓,但又不敢看,只得以左手抚右臂。郡主见状愈加欢喜,云步靠近以肩轻蹭“海生”,这个举动让江陆云始料未及,因而没站稳而颠步。郡主表达怜惜之情,江陆云拜谢不杀之恩,郡主欲扶又羞。郡主与“海生”一问一答,江陆云“老实”交代“未结婚姻”,郡主不由含羞窃喜。为示矜持,郡主让“海生”回去,江再次拜揖,郡主又是欲扶又羞。此时,彼此心中都有情意,只是心照不宣。江陆云兰花手潇洒越墙,两人眼神再次交集(郡主只用余光),各自含羞而别。



郡主缓缓回首,翻身望墙,见“海生”已去,心中不免自省。本想以亲事相许,怎奈不好出口。“奴方才卜讲”突然停顿,不免娇羞,再接说“实是不好讲出”。江陆云在旁听到郡主言语,由窃听、得意、到喜欲狂,不禁近身呼唤。两人再次眼神交集,都是又惊又喜又羞。江陆云殷勤表白,郡主欣喜无法自制,唱【降黄龙】曲牌表现爱慕,伡肩、攒肩开扇,转身乌云盖顶,两人蹀步扇子徐徐靠近,直到最后扇沿相碰,两人低首含羞。又渐渐退开,各自转身,江陆云挽巾带,郡主拈雉尾,两人云步再次渐渐靠近,做左右双飞扇;而后下蹲再起做双宿飞扇(反复三次);而后左右叠扇做阴阳扇、三托扇,转身照面,再次乌云盖顶以重复扇舞。江陆云接唱以表达爱意,得意之时甚至要求肌肤相亲,但立即被郡主威吓而止。此时郡主嗔中又带喜含羞。两人情不自禁再起扇舞,开扇转身乌云盖顶,做双照面并重复。而后江陆云挽巾带,郡主拈雉尾,两人以飞扇相对圆场,以扇角互相对转,并配以正踏倒踏;再则前后上下飞扇,转身飞扇,前后阴阳扇,正人倒踏,乌云盖顶,左右云步,两人相偕,眼神对视,叠扇而飞;而后前后叠扇,转身扇沿欲再次相碰,两人又一次低首含羞。在这段唯美的“花鱼戏水”扇舞中,两人若即若离,眼随扇转,注情于扇,以扇舞表现两人的缱绻亲密,阴阳和谐。




郡主欲托终身,又恐书生忘恩背盟,江陆云立刻对天盟誓。郡主大喜,赠“海生”宝剑以为定情信物。江陆云得意忘形,再起苟合之心,再被郡主阻止。百花唱【森】曲牌取剑予“海生”,江陆云接剑唱和良缘,更阑夜静,郡主引路,两人依依惜别。“海生”翻墙而出,郡主望着空空的梅墙,唱【胜葫芦】曲牌,想到未知的明天以及今晚今时的难为情,心里忽然无限失落怅然。

折子戏《百花亭》是莆仙戏生旦入门必修戏,较多的展现了传统莆仙戏生、旦基本功。主要特色是生旦以扇作舞,“花鱼戏水”,且歌且舞,表现恋人相爱之情。“花鱼戏水”,源于花鱼,形于扇法,用于人物。吸收了花鱼的飞跃,畅游,摆动,驱赶,翻腾,穿花这六种动态。运用了传统程式动作,有层次,有节奏地由简至繁,由慢至快,波浪起伏,构成了优美,雅观的调度。




《吊丧伡椅》  
福建省莆仙戏剧院
传承人:第一代—陈金标(男旦,艺名乌松旦)  
黄文狄(艺名生仔狄)
第二代—黄宝珍(艺名阿妹丕,现年82岁)  
祁玉卿(坤生,现年72岁)
俞荔香--祝英台  俞植--梁山伯
郑超凡--人心  陈建林--士久



【剧目背景】
莆仙戏传统剧目《梁祝》主要有两个版本,一个是秉承明传奇故事,结局为悲剧,俗称“白吊丧”;一个是应莆仙民间观众要求,写成大团圆结局,俗称“红吊丧”。《吊丧伡椅》,也称《吊丧摆椅》,即“红吊丧”。伡椅表演为莆仙戏中独具一格的旦角表演,剧目文本经过数代莆仙文人与艺人的不断丰富提高,十分优美、典雅、流丽。《吊丧》格调与《访友》大不相同,为全国《梁祝》中所独有的情节,纯粹为满足观众的观演愿望而衍生。


【表演特色】
折子戏《吊丧伡椅》故事由山伯之书童士久引发,士久出场话启缘由:只因“访友”致使山伯害了相思病,因此士久出计,假报山伯死讯,骗英台前去吊丧,从而成就姻缘。士久以一个未经世事小孩的滑稽语气调侃山伯的“憨厚”,并无一点错失姻缘的哀伤,几句笑侃反倒让观众开怀一乐,显然戏从开头即埋下“团圆喜气”的伏笔,这也是莆仙民众所热衷与喜爱的“彩戏”(不死人,团圆结局)的基本要求。


祝府中,英台由房内行至厅前,情绪忧伤地唱【小桃红】曲牌出场,以蹀步、伡肩、攒肩等表演描摹闺门旦温婉娴雅的形象,以搭步披肩、双指推手、翻身照看等表演表现“伤春离思、远念孤衾”的情绪。全曲以笛管(筚篥)为主音,渲染哀戚气氛。此时,士久入门报山伯死讯,英台大惊,险些昏倒。哀恸唱【上小楼】曲牌,以滚尾哭、披肩伡肩攒肩、目连超昇等表演表达“一段姻缘似落叶蝉哀”,从此痛失山伯的无限凄苦情绪。士久禀明,山伯“临终”交代,让英台前去吊丧。闻听此言,深陷哀恸之中的英台情绪由忧伤、凄苦,转向不畏艰难必往吊祭的坚定。接着,员外安人出场,见英台泪眼汪汪,问其缘故。英台说明事由,并向父母表明意欲前往吊祭。员外安人担忧闺中少女前往男方家中吊祭,恐遭非议。英台据理力争,以当年杭州读书之时,埋黄罗裙于牡丹花下三年不改色,来验证自己冰清自守。如今生离死别,又何忍背义负心?见英台心意决绝,父母只得同意。


次日吊祭路上,英台唱【设】曲牌,步步沉重,句句哀伤。到梁家,询问灵位何在,士久假说灵位未立,病位在此。英台对着病位痛心疾首唱【香罗带】曲牌,表达无限痛疚,只待地下再结同心。英台让人心摆上祭礼,奠酒泣泪唱【叨叨令】、【醉太平】曲牌,主要有披肩、伡肩、攒肩、棚仔、滚尾哭、拼手等表演,悲痛山伯遽逝,哀怨山伯“误佳期”,自己心中早许梁山伯,然而又有谁知?英台自感坚守节操,悲恸至此,实难言表。


英台意欲请出山伯母亲,士久又假说安人沉痛未起,假借厨下需要帮忙,以调人心离开,最后请英台到山伯书房过夜。英台迈入山伯书房,见到房中陈设,睹物思人,百感交集,产生了物在人亡之感,哀痛执笔题下诗句。英台此时陷入恍惚迷离,仿佛见到山伯在屋内,四下寻找时见到山伯座椅,不禁产生幻觉,以为山伯坐在椅上观书,自己站在山伯背后,左顾右盼,好似耳鬓厮磨。祝英台唱【驻云飞】曲牌“情意久相亲”句起,含情顾椅,云步拍手、两下拼、披肩伡肩用肩膀慢慢地把灵椅轻轻挑起,推向一个斜度(老艺人曾有“椅子三足翘起,一足着地”的说法),而后旋即放下“逃离”,感到无比兴奋害羞;继而走“百二”蹀步向另一边,再次重复伡椅等系列表演程式。之后起身唱“十八嗏”(嗏乃曲牌固定语气助词,无含义),表达她沉醉于甜蜜与美好之中。她小心前推灵椅,突然感到椅子失去了重量,回到现实。她既失望又失落,愤恨地颠摆椅子,无限幽怨地唱 “枉屈相思海洋深”,并重句以强调哀戚。紧接着,唱【紧驻云飞】曲牌,悔恨自己为名节而痛失情人。


此时,山伯突然进屋,英台大惊。山伯自鸣得意说明原由,英台不禁怨怒山伯轻薄,慌忙欲离开。山伯坚定与英台同结连理,甚至不惜打官司、弃前程,英台这才大受感动。此时两人换着红色背身以示合聚团圆。士久见两人事成,唤出人心,人心欲叫英台归家,被士久所拦,表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难得,最后以士久、人心嬉戏作结。这出戏情感表达方式特殊,音乐表现和舞台处理方式极为生动,充分地反应了人物心理,将祝英台对梁山伯无尽的哀思与绝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因此能引起观众极大的情感共鸣。




相关阅读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一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二

感谢杨慕棻MM帮助校对

待  续 ~ ~



联   系   方   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