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29|回复: 0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6 12: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五原创 2016-08-11 方晓 [url=]海青歌[/url]
【重要勘误】
莆仙戏系列图文刊出后,承蒙众多戏迷、老师的关心鼓励,同时也向我们提出了文中存在的错漏,对此方晓与我深表感谢。现特将前四篇文字中的错漏一并更正如下,再次向读者诸君表示抱歉!
之一
《单刀赴会》
第二代传承人“戴福周”应为“戴福洲”(现年73岁)

之二
编者说中《李叶娘》应为“《叶李娘》”
《彦明嫂》录像为1979年年末,并非“1978年”

之三
《吊丧伡椅》
第一代传承人 “陈金标”应为“吴金松”

之四
《叶李娘》录像为1979年年末,并非“1978年”

【莆仙戏】
莆仙戏,旧称兴化戏。其形态古老、剧目丰富、表演独特,是中国古典戏曲的重要遗产, 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2006年莆仙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莆仙戏现存剧目5000多个;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锣鼓经近300套。音乐的主要伴奏形式继承了宋代教坊做场“锣、鼓、吹”的演奏传统。科介表演以傀儡介为基础, 行当则基本继承南戏的体制,有生、旦、贴生、贴旦、靓妆(净)、末、丑,称“七子班”,其中“靓妆”行当乃保留宋代杂剧的称谓。

【说戏
方晓   莆田市艺术学校  教师




《胭脂铺》
传承人:第一代—黄文狄(艺名生仔狄)  
                                      陈国珍(男旦,艺名国珍旦)
                      第二代—祁玉卿(坤生,现年72岁)  
                        黄美云(现年71岁)



人物表: 吴清华--郭华   黄艳艳--谢玉英   郑仁森--阿高



【剧目背景】
折子戏《胭脂铺》,又称《郭华买胭脂》,源自于莆仙戏传统剧目《郭华》,承自明代传奇《胭脂记》。但莆仙戏、梨园戏之《郭华》与《胭脂记》有两点差异:一是莆仙戏、梨园戏中郭华都是吞鞋而亡,《胭脂记》则是吞帕而死;二是莆仙戏、梨园戏剧情中都有货郎进店纠缠卖货,并意外从镜子中照出躲在柜台后的郭华,而《胭脂记》则无此喜剧情节。另外,莆仙民间曾有一种流行很广的说法“三世做不成夫妻”:一世英台与山伯;二世郭华与玉英;三世陈三与五娘。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莆仙民间百姓对这三对恋人的同情与喜爱。


【表演特色】
折子戏《胭脂铺》似乎不同于其他传统爱情故事那样含蓄,剧中两位主角开场便直接表明心意。郭华一句道白或可作为该折戏表演的核心所在:“欲知窈窕心中事,尽在摇头不语中”,一个大胆说破,一个却违心否认,这大概是本折戏的情趣所在吧。

谢玉英以小旦装扮欢喜唱【锦庭芳】曲牌出场,首先表明自己痴迷于郭华的英俊美貌。又接唱【宽落芳】曲牌表演兰花手表现前日见郭华后心中的欣喜得意,以分手、并蒂手表达心中思绪,未知秀才心意,再见必要言语试探,并希望月老赤绳相牵引。此时,郭华持扇唱【风入松】曲牌匆忙上场,至台中走抬步,以思考扇、三点珠、并蒂手、拱下手等表演来表现自己为玉英芳容所动,无心诗书,急欲与她共谐良缘。



此时,郭华持扇唱【风入松】曲牌匆忙上场,至台中走抬步,以思考扇、三点珠、并蒂手、拱下手等表演来表现自己为玉英芳容所动,无心诗书,急欲与她共谐良缘。郭华以兰花扇潇洒行至店门口,伫看玉英在铺中,不禁欣喜,迈步而进,假呼“主客啊,买胭脂”。玉英望见郭华,心暗欢喜,面含娇羞却又故作镇定,反假说秀才“日日登门,不胜其烦”。郭华戏弄说自己近日心神纷乱,全因胭脂作怪,只有食胭脂才能调理。玉英觉得荒唐,知是戏弄。郭华又借拿银买胭脂之机接触玉英,玉英急忙避开。郭华提出要拿货架顶上的胭脂,玉英同意,郭华欣喜以扇触碰玉英肩膀,玉英慌忙躲开。这两次接触都只为试探彼此亲密关系。待郭华接过胭脂,又唱【驻马听】曲牌倾诉胭脂致相思之苦。玉英假作不懂,让郭华以医药调治。郭华装作可怜,托请玉英救命,玉英又假意漠视。郭华深感扫兴,以扇抛地,试探玉英情意。玉英见郭华苦闷心有不忍,于是蹲步捡起扇子,劝解郭华不必愚痴。郭华一心执着,玉英斥其无志。郭华此时又顺势假说“有亲情(事),无冰人”,玉英暗自吃惊,转念又思量此乃戏弄之言。因此,以言语激他离开。郭华自觉尴尬,但又心有不甘,因此故意三番两次强调自己“真的要走了”,但玉英始终无半句挽留,他只得悻悻而去。



郭华一远去,玉英即追至门口悬望,秀才之可爱令她心中欢喜,不由唱【驻云飞】曲牌,以上点珠、捧玉带表示对郭华才貌与前程充满信心,以千金坠、照面含羞、垂手折腰等表演表示幸遇知音,害惹相思断魂。郭华唱【浪头驻云飞】曲牌再次出场,以目连超昇扇表示赞美玉英容貌,以摇步四步寄表示一路行进,以分手表示不知玉英意向,以双抬步表示愿谐姻眷,以兰花扇表示心中只有美人。郭华再度进店,玉英窃喜,又故作无意。郭华唱【泣颜回】曲牌,开门见山称要以物为媒。玉英却偏说“红叶难为媒”、“无缘对面不相逢”。郭华愈加直白相求,玉英则以男女礼仪有别拒之,郭华又称刚才银手交接,岂非嫌疑?玉英则以婚姻还需父母之言,上天注定,郭华则咬定“谋事还在人”。玉英生气,又将郭华驱出。郭华行至门口,又转念今日缘何不见玉英母亲,疑是不在家中。于是,三度进屋试探,三两句便探问出玉英母亲不在家,且今晚留住不归,这令郭华十分欣喜,也愈加大胆起来。先是坐到铺柜之上,再度挑弄,夸玉英貌美,故意责自己貌丑,玉英则夸郭华好相貌,郭华甚为得意,索性又进到铺柜之内,这不禁令玉英十分着慌。



此时,丑扮货郎阿高挑着货担出场,走白兼唱,表明自己身份及对玉英小娘仔的喜爱。阿高进店,郭华急忙躲进柜下,玉英以身挡柜,意欲让阿高早点离开。可是,阿高不肯走,搬出一件件货品详细推介,玉英一概拒之。阿高不死心,又拿出一面苏州铜镜相照,不想却照见郭华。阿高大惊:“一人讲话二人听,二人照镜三人影”,再次相照,发现了柜内的秀才,玉英慌忙否认。



阿高假意离开躲在门外,果然郭华一出门即被阿高所逮,郭华以银钱相求饶,阿高以四十个莆仙曲牌名巧妙相连来对话,表示擒住郭华、原谅郭华并愿意帮忙在门口望风等。郭华大喜,再次雄赳赳进入店铺内,不想阿高却趁此机会两次三番戏弄他,吓得郭华狼狈异常。


待阿高真正离去,郭华才放心进店,见郭华得意忘形,玉英斥其轻薄失儒行。郭华解释称只因娇娘才俯就,玉英心中暗自得意,但却依旧不肯允准。郭华不顾读书人体面以死相胁,踏在椅上以生巾带作吊绳,幽怨地垂头斜望着玉英,玉英感到又可气又可笑,唱【扑灯蛾】曲牌以“礼法所制”相劝,郭华则表达“誓愿共汝偕老”的坚定决心。玉英此时分明心意已决,但依旧不肯明说。反而再次遣郭华出店,郭华不肯,被玉英推出,并关上店门。郭华又欲爬窗而进,又被玉英所阻。隔着窗户,玉英羞涩表明心意,以绣帕为凭,让郭华元宵夜在相国寺相会。郭华得到玉英允准,并有绣帕作凭,大喜而去。

本折戏以生旦“挑弄”贯穿始末,因而对演员表演的分寸感把握、心理细节的描摹要求极高,只有将一对青年人追求爱情之纯粹与可爱生动表现出来,《胭脂铺》之美好与趣味才能够真正展现。



《千里送》
人物表
林丰隆--赵匡胤   师承:周如典
林  贞--赵京娘  师承:许秀莺  李玉琴
叔父:阮开雄
大贼--朱天武  师承:严真杭  二贼--陈伟  师承:胡振东



【剧目背景】
莆仙戏传统剧目《千里送》即《千里送京娘》,全戏共六出,以“父子进香”为始,“化萤报德”为终,折子戏即源自其中的“救脱京娘”。有资料称,莆仙戏《千里送》源自古南戏脚本,又有老艺人说该戏大概是清代形成的。抛开后来不断改编整理的因素,单从莆、仙《千里送》脚本、表演上的差异上来辨析,这折人物造型奇特的生旦戏历史应该并不久远,但赵匡胤的特殊表演并不是独立存在于《千里送》中的,乃承袭自南戏。1952年10月福建省第一届地方戏曲观摩会演,莆仙戏因照搬外剧种的表演而被批评,后临时排演《千里送》,受到一致赞誉。时任福建省文化局局长的陈虹在会上激动地说:“兴化戏(旧称)自己有这么好的传统剧目和表演艺术,何必去拿别人家的东西,那简直是捧着金碗去当乞丐!”这样的话,至今听起来仍然振聋发聩,令人深思。

【舞美特色】
莆仙戏对赵匡胤的人物塑造倾注了极大的心血。赵匡胤的脸谱是红脸白眉,眉上画有左三右四共七星,寓意武曲星下凡,迥异于京昆脸谱,为古南戏脸谱。赵匡胤着团龙“紫宝”(京剧称“箭衣”),内衬黄袄(暗示真龙之身),口挂魅黑须,身段手势为八字脚龙爪手(或称“香橼手”),赵匡胤的表演大部分是莆仙戏贴生表演科介的异形化,身段始终保持大幅度扭曲,以表现他的帝王气质和坦荡磊落。该剧中强盗头饰特殊,在莆仙戏中船夫、绿林、盗贼头上都束有“攒顶”,俗称“鸟头”,以布巾裹成滑稽形状来达到逗乐取笑的舞台效果,莆仙戏的攒顶裹扎样式为独角斜挑式,乃宋元杂剧“诨裹”遗存。



【表演特色】
折子戏《千里送》中的赵匡胤着重表现做功,以体现赵匡胤的狂傲不羁;而赵京娘则着重表现唱功,需要京娘表现出内心细节与层次,从而使得人物更生动可人,剧情也更富情趣。赵匡胤属红生行当,赵京娘属小旦,一弱一强、一柔一刚、一正色一活泼,相得益彰。

赵匡胤持棒拈须缓步出场,寄足傲视左右观,而后以棒做“打倒墙”表演,最后扎马拖指手造型以表现赵之高傲勇武形象。赵匡胤唱【太师引】曲牌表达常年流浪江湖,甘旨缺奉的愧疚之心,英雄不仅刚勇过人,更心存孝心,展现了赵匡胤善孝的一面。



赵匡胤路过清幽观,决定前去探望在此处出家的叔父,接唱【太师引】曲牌以头顶转棒四步寄表现一路行进,以吊脚转棒云步等表演表现感叹光阴荏苒,以棒搭肩,并仰首以肩摆动行进,表示仰视前方寺观佛殿。匡胤进寺,唤出观主。老方丈走老人步出场,以一句“**常不转,虎豹入山林”表示寺观被占的无力无奈。老方丈老眼昏花未认出匡胤,匡胤上前拜揖行礼,知是侄儿来到,老方丈满心欢喜。两人坐下叙谈,赵匡胤唱【鹤冲天】曲牌讲述自己近年闯荡江湖事迹,引发老方丈感叹。赵匡胤询问叔父修行近况,老方丈表明一心向佛,五蕴皆空。方丈让赵匡胤欣赏寺观风光,他去备办斋饭。赵匡胤走拖笼手圆场表示漫游寺观,忽然听到厢房女子啼哭声音,不禁心生疑惑。


此时,赵京娘人未出先闻其声,唱【醉花间】曲牌哀婉而幽沉,表现女子被禁禅房,无限绝望苦凄,也侧面反映赵京娘孱弱形象。京娘内唱【醉花间】曲牌,赵匡胤在台上以八马双出手、背手云步等表现侧耳倾听,以指天、指地来表示呼应京娘,以螃蟹走、吊脚六甲跳表示内心着急与愤怒。赵匡胤没有一句唱一句白,全凭动作外化来表达各种心理变化,树立了赵匡胤嫉恶如仇、好抱打不平的性格形象。

老方丈请匡胤用斋饭,赵匡胤盛怒,认为叔父言行不一,污秽沙门。老方丈说明缘由,匡胤决心救出女子脱走。匡胤过圆场行至厢房门口,做“真武举旗”表演砸开房门,救出京娘,京娘见赵匡胤惊惧不已,不敢直视。赵匡胤话问从头,京娘唱【绣停针】曲牌详说自己身世与受困原因,赵匡胤听后怒斥歹徒,并表示要救她逃离。京娘对匡胤心中存疑,赵匡胤唱【犯排歌】曲牌自我介绍,以三甲拼吊脚打棒、八马甩须等表演表现自己的英勇无敌与救人决心。赵京娘获救大感欣喜,唱【江头桃花】曲牌表示对赵匡胤感恩戴德。同时她担心半路被强盗截回,更担心这位红面勇士斗不过两贼,因自己反害了壮士性命,那她将愧疚终生。但赵匡胤自信傲慢,毫不以为意,甘愿千里送京娘,并以兄妹行仪。对赵京娘矛盾心理的描述,也体现了赵京娘善良纯真的本性。


赵匡胤带赵京娘先行下山,二贼扑空,催马去追。二贼追到,赵匡胤并不正面拒敌,只从侧面施棒将敌压死,用压不用打,充分体现赵匡胤之神勇。这不禁令京娘欣喜若狂。在不断的危机困难面前,勇武智慧的赵匡胤都一一化解,赵京娘不禁心生敬仰。少女怀春,赵京娘对赵匡胤的崇拜自然转化为爱慕,于是试图通过上马、跋倒、掉鞋等各种噱头来吸引赵匡胤的注意,但赵匡胤不解风情,以棒扶人,以棒拾鞋,始终谨守男女礼仪,也正是这种不解风情更令赵京娘钦敬爱慕。


剧末京娘唱【江头金桂】曲牌,赵匡胤配以棒舞法来展现襟怀磊落,心无邪念。马上的京娘则通过脉脉含情的演唱来刻画京娘缠绵丰富的心理。赵京娘表演难度在把握人物角色的分寸感,既要表现京娘纯真孱弱的个性,又不能暧昧表演过火而变成浪荡。赵匡胤的表演表面看是在肢体动作上,而实际是在情感节奏的把握上,在繁复的程式动作中需要见到不同情境,表现不同情感。剧中赵京娘多次戏弄试探,赵匡胤始终冷若冰霜,不解风情,也起到十分重要的反衬作用,将赵匡胤的大义大勇形象推向极致。


相关阅读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一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二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三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四


待  续 ~ ~



联   系   方   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