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10|回复: 0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6 12: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六原创 2016-08-17 方晓 [url=]海青歌[/url]
【编者说】
这篇图文是本次莆仙戏系列介绍的最后一篇,两出折子戏都是极富个性的仙游特色剧目。我在福州观赏了三场莆仙戏演出,印象最深的演员就是《敬德画像》中黑洞云的扮演者林玲露。这位未满二十岁的女孩,在台上始终如一谨守着莆仙戏科介的规范,如果你细心看下文的剧照,这位姑娘的手姿和足姿一定会证明我所言不虚。虽然年轻的表演者在传递人物性格和情趣时仍显稚嫩,但对科介的细腻运用已经使她搬演的人物散发出莆仙戏特有的蕴藉之美,虽内敛但却一派风流。从这位戏校毕业不久,仍在老艺人门下苦学的年轻人身上,我看到了莆仙戏古典之美,看到了莆仙戏传承之希望。这份欣喜,冲破了迷雾般令人忧心的莆仙戏传承发展现状,直抵我的内心。

莆仙戏,会再见!

【莆仙戏】
莆仙戏,旧称兴化戏。其形态古老、剧目丰富、表演独特,是中国古典戏曲的重要遗产, 被誉为"宋元南戏活化石"。2006年莆仙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莆仙戏现存剧目5000多个;曲牌"大题三百六,小题七百二";锣鼓经近300套。音乐的主要伴奏形式继承了宋代教坊做场“锣、鼓、吹”的演奏传统。科介表演以傀儡介为基础, 行当则基本继承南戏的体制,有生、旦、贴生、贴旦、靓妆(净)、末、丑,称“七子班”,其中“靓妆”行当乃保留宋代杂剧的称谓。

【说戏
方晓   莆田市艺术学校  教师



《敬德画像》
表演者
尉迟敬德:张金国   师承--黄啟和
黑 洞 云:林玲露    师承--许秀莺



【剧目背景]
折子戏《敬德画像》,又称《国公画像》,源自莆仙戏传统连台本《隋唐演义》。该剧是仙游著名靓妆表演艺术家傅起云的代表作,傅起云(1901—1963)善演董卓、曹操、张飞、商辂、苏武等历史人物。旧时戏班演出《三国》、《隋唐》等大棚戏,点戏者必问有没有傅起云出台,若无他出场就不点这些戏。他的“跳椅”绝技如今已失传(跳椅:《打登州》中傅起云扮演杨林,闻听秦叔宝连杀他几员大将,不由惊骇震怒,大吼一声从端坐的阅兵台(以桌做台,在上场门附近)交椅上连人带椅跳下,身随椅落到台中不偏不倚,且安坐如山)。此次演出的两位演员分别师承黄啟和、许秀莺两位老师,两位老艺人是1956年仙游县艺训班学员,1962年曾赴榕演出《敬德画像》,一度轰动省城。《敬德画像》为目前全国独有剧目,表演极富特色,已在舞台上消失几十年,但许多观众仍念念不忘。如今能恢复演出,可谓功德无量。



【表演特色】
折子戏《敬德画像》中尉迟夫人黑洞云着白裙白绫袄外披绣花嵌肚红云肩,即所谓“文装武做”。黑洞云内唱【祝英台】曲牌上场,表达天下纷乱,佐夫安邦的英雄气概。黑洞云放肩入座,自报家门,悬望尉迟入朝未归。此时内报:将军回府。尉迟敬德着黑色软靠,头戴黑色客雕,手持乌扇,扣双鞭挑步出场。行至台前大吼一声,吹须表示怒气冲冲,开扇走双鞭摇步,做乌云盖顶,双出手唱【尾犯序】曲牌表达自己登台拜将,誓与李唐为敌的决心。


尉迟恭入门,黑洞云相迎并询问朝廷如何御敌,尉迟自称已登台拜帅,然诸将多有不服,恐难退敌。黑洞云不以为意,以元吉庸碌鼓励尉迟。尉迟又道李世民善于用兵,恐难取胜。黑洞云又宽慰丈夫不必担心,欲出计谋以擒元吉。


尉迟恭赞黑洞云辅佐有功,黑洞云自鸣得意以肩推尉迟,尉迟颠步而出,欣然问计于妻。黑洞云欲以画像之计退兵,尉迟大惊,以为天方夜谭。黑夫人以孙武吴起自称,尉迟不肯承认,黑洞云将他推搡而出,努着嘴气坐一旁。尉迟见夫人生气,不免赔礼认错,他走双鞭摇步靠近,低声恭敬问计。黑洞云这才转怒为喜,言道:画像可声势夺人,传遍唐营以退敌军,即使不退,也可长我军威风而一鼓而胜。尉迟听闻大喜,唱【风入松】曲牌夸耀夫人妙计,黑洞云再次鼓励给丈夫以信心。


尉迟恭迫不及待要妻子画像,黑洞云欢喜伡肩云步入座,尉迟恭靠桌而坐,眼睛直勾勾盯着夫人蘸笔调色,黑洞云肩随手动,头随肩摆,从旁的尉迟恭也跟着摆头摇肩,煞是可爱。


黑洞云嫌弃尉迟坐太近不好画,尉迟恭背手抓椅,身随椅退,越退越远。黑洞云又嫌弃太远不好画,尉迟抓椅而进,黑洞云仍嫌太近,惹得尉迟敬德不耐烦,负气不动。黑洞云伡肩云步靠近,蹲步伡肩相推,如此两次尉迟均不理会,黑洞云一气之下用双手将尉迟直接推开,尉迟双鞭摇步而出。黑洞云端椅伡肩蹀步,边蹀边与尉迟相视而笑,而后旋肩走向另一侧,将椅子放下请尉迟就座,尉迟乐不可支。


黑洞云举笔唱【大圣乐】曲牌画像,正当俯首画像之时,尉迟敬德偷偷靠近看画,嫌弃夫人把自己画丑了。黑洞云称“此乃将军威仪。棱棱有威,英雄无比!”,尉迟做吊脚三甲跳表示欣喜得意。黑洞云双手扶着尉迟肩膀,尉迟下蹲摆肩,黑洞云边摆边唱,夸丈夫“虎头燕颔”英雄相貌,尉迟恭显得憨态可掬。黑洞云入座继续作画,画罢头像又让尉迟展示身姿。尉迟敬德扣双鞭挑步向前,又做三甲掼以表示英雄气势,而后举扇抚须挺立。黑洞云并不满意,让尉迟换戎装再来。于是尉迟凤尾手转身,挑步而下。


尉迟恭持九节鞭摇步上场,表演穿身、魁斗吊,并通过手腕翻转耍鞭,而后举鞭唱【千秋岁】曲牌表现大战前的激动之情。进屋后摆罢姿势,黑洞云前后相看,并不完全满意。尉迟抛鞭,让黑洞云做样给他学。黑洞云接鞭,做乌云盖顶,耍鞭穿身过场,右手斜举九节鞭,左手拈指,左足吊脚,显得威武。尉迟恭大喜,接鞭学着黑洞云的姿势,势如天神。


黑洞云继续作画,画毕展出一观,敬德十分满意。他既佩服夫人之才,又感恩爱之情,于是唱【胜葫芦】曲牌询问妻子为何对身为武夫的自己不憎而爱。黑洞云唱【青衲袄】曲牌表示自己不爱斯文偏慕英雄的情结。


尉迟被黑洞云夸得不好意思,誓擒元吉以报芳卿。此时猛然想起,唐军之中有大将罗成,善用回马枪,尉迟恭担忧无法取胜。黑洞云则信心满满,让尉迟去取梨花枪,欲教授空手夺枪。


尉迟举枪挑步而出,至台中做“真武举旗”表演,转枪而进。黑洞云欲扮尉迟恭,让尉迟假作罗成以练破解回马枪的招数,尉迟则怕失手伤及佳人。黑洞云不以为意,敬德无可奈何应战。黑洞云唱【上小楼】曲牌以尉迟恭口气训骂罗成,以扣手、指手、二下拼魁斗吊起势,捏双拳对穿,以手挡枪,翻身攥枪,尉迟恭不敌而落败。尉迟败阵不服,黑洞云让他再来。尉迟提枪再战,黑洞云以脚挡枪,并顺势踩枪,尉迟再败。尉迟恭觉得面子难看,借口不提防黑洞云用脚因而落败。黑洞云踢枪给尉迟,三战“罗成”。尉迟恭以枪扎头扎腰,黑洞云飞快夺枪并朝尉迟打去,尉迟转身举拳欲打,又被黑洞云反拧,跪趴地上求饶。黑洞云被尉迟狼狈逗笑,赶忙扶起。


敬德信心倍增,唱【风入松】曲牌夸夫人智勇双全,不可小视,并州之战必操胜券。夫妻二人举图传令:送图唐营,挑战元吉。瞬时,战鼓响动,大战在即……

本折戏表演的重点在展示行当形象,表现人物关系,通过反衬之趣来树立人物。粗犷与细腻、阳刚与阴柔、憨直与机巧;一个性爽如孩,一个机智沉稳,既有情理,又富情趣。全剧以夫妻间小争吵、小恩爱来生动立体地展现英雄截然不同的一面,特色鲜明令人可爱。



《朱朝连》
表演者
朱朝连:黄永志   师承--蔡新枝
朱金应:阮开雄   有义:张新纪



剧目背景]
折子戏《朱朝连》为仙游独有剧目,剧中小生身体成“三折弯”状,长时间作半蹲式走动的表演形式,是莆仙戏表现人物在穷途落魄、贫困、寒酸的情景时所用的“拖鞋拉”独特科介,其手势及步法则大量保留傀儡特征的表演形式。仙游老艺人王瑞章以演赵匡胤、朱朝连著称,其所传之《朱朝连》表演细腻古朴,优美繁复,令人称绝。《朱朝连》因此成为仙游传统苦生演员必修剧目。


【表演特点】
折子戏《朱朝连》中朱朝连并非通常生角脂粉俊扮,而是以画油面来显示气色不佳,营养不良。剧中朱朝连走拖鞋拉(鞋拉即鞋跟),这是生角高难度的表演硬功,要求蹲步、坐臀,上身保持直立,身段呈现“三折弯”的形象,鞋不全穿,踩着后跟,趿鞋而行。

朱朝连以蹲屈步出场,以二下颠步表示饥饿无力,唱【步步娇】曲牌表达困顿失意,有志难伸。行至台中,以疲弱的声音自报家门,说明自己落魄缘由,然后唱【蛮牌令】曲牌,走棚仔(即原地圆场)做二下颠步表示无家可归之窘迫,以二下拼吊脚下指手表示寄人篱下,以指手拨手表示声名远播,蹀步双拆手指骂表示斥责奸人陷害,以单盘手吊脚转身批手表示科甲断送,以袖遮面表示含羞知耻,以下烛手表示双插宫花。唱罢朱朝连以手抚腹,又做颠步表示饥饿难耐。此时行至书亭,他决定以读书“果腹疗饥”,先以双手抱肩伡肩蹀步行进,再拾阶而上,横行蹲屈步入座(虚坐),捧书翻书唱【月下锦庭芳】曲牌,以古人自励,一想到此不由又激动起来,刚要站立起来却又被饥饿“击倒”,跌坐在椅子上,不由感叹“明日纵能得中状元,也难挡眼前饥饿”。朱朝连缓步走下书亭,以搭步双招手表示埋怨天公,以策马动作表示功名得意,此时又做颠步表示饥饿引发疲倦。于是再度进入书亭休憩。


院子有义走三折弯老人步出场,至台中远望,再走回出场口请出朝连叔父朱金应。朱金应持扇拂须走半挑老人步出场,有义仰望老爷缓步而行,朱金应以梅花手对着有义,头微斜微颤,侧目与有义对视,两人步幅节奏一致,莆仙戏高、矮老生行路表演生动有趣,舞台可看性很强,极有特色。朱金应踉跄颠步,有义急忙去扶,金应不以为意,继续前行。至书亭门口,金应示意有义离开,朱金应做题头打扇唱【芙蓉令】曲牌表示忧心侄子前程。忽然他望见朱朝连在书亭内沉睡,盛怒难消,不禁走近拍桌唤起。


朱朝连舒睡眼,抬头见是叔父,吓了一跳,慌忙离座。金应脸色铁青问朝连有无赴考打算,朝连趁机向叔父借银。不想,朱金应以一句“银扔潭里还会扑通一声”来讽刺朱朝连。朝连自感受辱,唱【宽蛮牌令】曲牌走棚仔,做颠步,表示闻言气愤,但却依旧难当饥困,以三批手表示希望叔父权衡利弊。朱金应根本不理睬,朱朝连走御风步摇步,借古人成就来劝叔父,以拱手吊脚三甲拼表示含屈求助。朱金应以“你中状元是宗师无眼”讽刺朱朝连。朝连愤恨唱【叨叨令】曲牌,再向叔父进言莫要低估自己的能力。朱金应再以“你中状元,我情愿给你下跪”打击朱朝连。朱朝连忍恨继续求叔父相助一臂之力,以拼手表示前景可期,以吊脚攒肩表示自信。朱金应依旧不肯相助,唱【赁布衣】曲牌,斥责朝连自夸,流连花街,难有出息。朝连唱【滚尾】曲牌以骨肉之亲苦苦哀求。朱金应则怒骂“吾弟无你这样的儿子,我也无你这样的侄子”,朱朝连深感奇耻大辱,意欲刻苦争气。朱金应再不听朱朝连辩解,将他驱出书亭。朱朝连的愤恨以三个“你记得”来层层升级,最后愤然离开书亭。朱金应见朝连远去,满心沉重,表达自己以激将之法唤回浪子的苦心。因此唤出有义,让他取银去追朝连。


受辱后的朱朝连一路失落唱【歌儿花】曲牌出场,以颠步、双手拨表现腹中饥饿,朝连立誓若功名得意,定要请旨拆除青楼。有义背银唱【落花】曲牌追赶朝连而来,朝连双手抱肩走细蹀,有义在后呼唤,朝连以双手捏姜芽手于肩头,身体后倾,两眼后瞧来表现朝连无力转身回头。朝连问何故追赶,有义唱【双蝴蝶】曲牌表明老爷赠银之意,期许朝连争气。朝连大为惊异,有义递银,朝连接银跌跪以表示银钱沉重,朝连认真摸着包袱里的银子,眼睛左右转动,确认是银子后,突然站立起来,大谢叔父资助。由三折弯的落魄形态,到接银后完全站立起来,这种先后强烈对比的表演,使得这个书生的性格与形象更加生动。与有义作别后,朝连喜不自禁,想着银钱要如何开销,或可再去青楼一雪前耻。转念又想,叔父苦心不可辜负。因此最后唱【江头送别】曲牌上京应试。


该剧中朱朝连的演唱多处是以叫字行腔,道白则特别强调韵律感,真正要求“唱如说,说如唱”。本折戏做功极细,与鼓点配合紧密,因此程式表演繁多,依靠苦生行当基本功来树立人物形象,特别要求小步幅、慢转慢行、行肩周圆,通过表演动作的约束来起到表现朱朝连书卷风度的作用,同时又以人物哀戚孱弱之声音、可怜楚楚之眼神来表现朱朝连之“弱”以及反衬朱朝连得意后之“妄”。



相关阅读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一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二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三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四

福建百折传统折子戏展演 · 莆仙戏篇 · 之五







联   系   方   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