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53|回复: 2

[转帖] 坚守与探寻——《黄叶书画诗文集》自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4 08: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游子吟 于 2016-10-24 15:50 编辑

                                                                                                
坚守与探寻——《黄叶书画诗文集》自序


3c2e574d772c62e97716213aa73be486.jpg
莆田市老艺协近期编辑出版《湄海秋霞·荔圃专栏》作品系列丛书,想想自己也是位退休老人,就欣然加盟了。好像是共性吧,人一到这把年纪,在逐渐失去上冲劲头的同时,总喜欢怀旧。至此终于理解《张果老倒骑驴》中“凡事回头看”的深刻含义了。因此,借为本书撰写自序之便,先把自己从艺经历做个简单的回顾。本人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1964年李耕逝世时,家在乡下,孤陋寡闻的我就连李耕的名字都未曾听说呢,另外,祖辈和亲戚朋友甚至邻居中找不出一个人与画画职业沾过边的,因此小时候的我与李耕或者说与画画根本扯不上关系。诸位切不要以为我是在剥离先天因素和环境条件来证明自己的聪颖和后天努力的结果哟!
f31383a612fd021c78a74cf68c325ded.jpg
《唐人诗意》册页之一
不可否认的是命运——它总是在偶然与必然的交集,祸与福的转化中将你带到或坑坑洼洼、弯弯曲曲,或平坦如砥、宽广笔直的道路上,再走向难以预测的未来。以本人为例,小学毕业后,无缘继续上学,十二、三岁就开始为长期透支(指在生产队中劳动与分配无法相抵)的家庭挣工分,放牛、拾粪、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还兼“砍柴解灶”(指解决自家烧柴问题)等等,从小便养就了自强自立意识。而因某些原因导致全家受人鄙视和欺负的境遇,更磨砺出自己的隐忍性格和坚强意志,以致69年复课时,就表现出异常的老成,得到老师们的垂青并予以悉心栽培,在参与校刊和黑板报等宣传工作中,刊头、标题、抄写、誊刻、插图、尾花、编排、补白、审校——也就与书、画、诗、文搭上界,结下缘。三年半的中学甫一毕业,竟敢操起画笔走村串户,为老年人写真画相,成为名符其实的“画士添”(我原名新添)。至80年代初,宗教政策落实,寺庙宫观复兴,又转向寺庙壁画,得幸重蹈当地前辈画家林肇祺、李霞、李耕、张英、周秀廷等曾经走过的路。
eee5eeb26eaa805175c4023df0e7cd8f.jpg
《唐人诗意》册页之二
画相与壁画,使得我有缘与老一辈和宗教界的善知识频繁接触,对宗教知识和民俗文化有些了解,成为后来传承和研究李耕画派的有益资源。1988年,仙游李耕国画研究所欲招收“接班人”,在著名剧作家郑怀兴的鼓励下,时已34岁的我毅然报名,并顺利通过了考试,完成了此生身份的转换,从此才正式投入李耕国画艺术的传承和研究。
a09ef1a821f280a823c69de7b817b69c.jpg
拜石图
00c1c3b0496bd0aaf62792300517a541.jpg
东坡玩砚
本书所展示的作品,可视为从事本职工作以来的一次汇报。国画创作是本人的专业,更是实践的基地。鉴于李耕国画研究所单位的性质,对李耕国画技法的学习和传承乃基本要求,而努力寻找不失李耕画派传统,又切合自身实际、发挥自己专长、表达自己识见的道路,则完全取决于个人在学习和理论与实践反复验证中的吞吐能力。这次遴选出的不多画作,从题材到形式,其本意很清楚,那就是如何能使读者通过这些作品的解读,能够从一笔一画中把作者的苦心孤诣感受出来。例如对叙事性题材在谨守人物画所必须保持相对描述性、完整性、绘画性的同时融入文人画的自我意识和诗性语言;又如书法用笔和精神在写意小品中的应用和体现;还有借助“画外工夫”建构“重、拙、大”风格并消弥匠气、俗气、市井之气等等。我想,这也是众多画家的共同追求吧。
6a1b178101d7985554885c271bb91aef.jpg
《结欢喜缘》        

书法,原是本人为提高绘画线条品质和辅翼笔墨气韵的必修课。从楷体的颜真卿《大字麻姑仙坛记》、苏东坡《丰乐亭记》到汉隶《张迁碑》、《衡方碑》、《郙阁颂》及至金文《散氏盘》,都是在借助临池来培养自己的恢宏气度、高迈情怀并促使绘画风格进入既朴厚雄浑,又从容蕴藉的境界。值得一提的是,本人虽然没有任何书法衔头,但书作依然受到不少爱好者的追捧,可见当今社会上还有不唯名头是瞻之士。我的这一“副产品”,也就有机会升格为题刻和题签,特此展示部份,为得是感恩喜欢我法书的那些纯朴善良的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
306a33146e55b8c7f56b142009c1ea05.jpg
题   匾
按本人理解,文人画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决不止于形式上的画面题诗,而更应注重笔墨和意境上的诗性。要做到这一点,作者首先就要具备诗人的气质和情怀。当然,“腹有诗书气自华”,平时多读诗、吟诗是为前提。关于吟事,由于本人书读不多,加上诸事冗繁,很难再分出精力去细加研习,兴之所至,大白话、顺口溜、流行语、现代句,只求畅达明快,直抒胸臆,再也顾不上古人所要求的幽婉含蓄和文质彬彬了。不过话说回来,2010年受孟伟哉等老前辈鼓励而出版的《不愠斋吟稿》中第一部分“盛世直声”,实是针对当时旧体诗创作中蔓延着一股标语口号式和无病呻吟风气,所设定在私人空间进行一些语言回归大众、内容揭示现实的尝试。这也是从《诗经》、《乐府》、《竹枝词》以及杜甫、白居易诗歌中得到的启发,尤其是当代聂绀弩的《散宜生诗》和李锐的《龙胆紫集》,更是我产生创作冲动的引爆点和推进器。相较之下,本书选录近年的应酬诗也就显得有点老套了。
104edd9f49ededaa00545e86b4256423.jpg
九仙寺题刻

本书最后部分选录了几篇论文,也是本人理论研究的部分成果。众所周知,重实践、轻理论是中国画传统的常态,李耕画派概莫能外。当然,这与东方文化讲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授受方法有关。而要使李耕的艺术传承下来和传播出去,务需扭转这一局面,对李耕的国画技法和作品进行系统地、多方位地从理论上予以发掘整理和爬梳剔抉。记得当年自己刚考进李耕国画研究所时,就信心满满,要把这一工作揽在身上,但由于生活压力大等原因,(自己低工资,妻子在农村,二个儿子要上学)最终还是暂搁一边,为首先解决现实所面临的具体问题而埋首画画。直至新世纪初,家庭一切安排就绪,生活无忧,方逐步地放弃画画,用较多时间和精力投入理论研究并撰写论文。如今,研究李耕艺术的二十余万字专著已经定稿,正在准备出版。做为一个没有进过科班、更没有名师点拨、从民间一路走出来的农家子弟,无论研究的成效和理论水平如何,相信不仅会得到大家宽宥,还会得到更多的指点和帮助。
03ee32b86aecd6c27e2b89ca0d773ddb.jpg
仙游文庙碑廊


3dd3006734660637c05fe6f901468719.jpg
田圣府题额

不久前,有朋友提醒:“都六十出头了,总不能一直低调下去,该包装的还是要包装,宜早不宜晚呀。”其意真诚,其望殷切,令人感动!趁着搭上这趟便车,把书画诗文和盘托出,算是给予的积极回应吧。
感谢朋友!感谢莆田市老艺协!感谢姚振泉会长!是为序。  

            黄叶2016年10月6日于不愠斋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4 16: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叶2.jpg

鹿苑长春 (黄叶 绘画)
发表于 2017-2-3 11: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树艺术 于 2017-2-3 11:40 编辑

好功夫,画的漂亮,赞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